人到了最后,就只剩下苏轼这一种心情: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

我相信,每个人都背负着爱与责任,即使有多少痛苦,也需要为所有爱你的人好好活下去。苏轼在《留侯论》中认为 “匹夫见辱,拔剑而起”不足为训,我总觉得他是写给自己看的,是自己在给自己打气。

苏东坡的伟大也就在于此,当他不再苟苟营营而生,从虚幻的追求中走出来,以出世的态度做人,以入世的态度做事,他就给自己傲岸的心找到了一个永恒的精神家园。从此,风风雨雨都不能使他颓废了。

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”这是一种人生方式与态度,也是看破红尘后一种高远的精神境界。

临江仙·夜饮东坡醒复醉宋代:苏轼夜饮东坡醒复醉,归来仿佛三更。家童鼻息已雷鸣。敲门都不应,倚杖听江声。 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。夜阑风静縠纹平。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

东坡先生写下这首词,也是心中被名利束缚,他一生虽性情放达豪迈,却历尽宦海浮沉,似乎从来没有过真正地放下、真正地解脱。这首词作于苏轼黄州之贬的第三年,苏轼因乌台诗案,谪贬黄州。但他没有被痛苦压倒。有时布衣芒屩,出入于阡陌之上,他要从大自然中寻求美的享受,领略人生的哲理。

这一夜,东坡饮酒,醉后睡下,醒来又举杯,直到酩酊大醉。所以当他醉后归家,夜深敲门,家童酣睡不醒。他并不气恼,而是沐着明月清风,转身拄杖临江,听闻涛声。

明月霜天,好风如水,醉后的清醒,更加明澈。看着夜幕下的江涛,层层波澜,由急至缓,内心有一种被洗彻的洁净。他思索人生,留下感叹: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?夜阑风静,恰如他此刻的清醒,平静的江面,清晰地照见了心灵,让他看到真实的自己。

他幻想着,可以撑一叶小舟,顺流而下,远离尘嚣,在江海中度尽余生。这样遁世,不是一种消极和逃避,而是从容地放下。世间万象,云海苍茫,却抵不过一个人心灵的辽阔。心即是江海,心即是江湖,归隐于心,换取真正的清凉。

云烟散去,相忘江湖。走到最后,只有一种心境,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一只小舟,带走了蝇营狗苟的烦懑;一袭蓑衣,织就了风吹雨打后的宁静……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

  • 上一篇: 酒埠江旅游区,这个地方风光旖旎山水秀丽,值得来的好地方
  • 下一篇: 吴京有多招人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