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四本好评如潮的古代言情文,其中《盛华》评分最高,不容错过

大家好,小编今天在这里又与大家见面,今天给大家推荐一些古代言情小说,解决你们这些书虫的书荒,让你们这个冬天在家不出门也不会无聊!希望大家喜欢!

《盛华》闲听落花 著

小说段落:上房,徐太太的目光越过窗户,落在蹲在石榴树下说话的大儿子和小女儿身上,好半天,慢慢吐了口浊气,“看着你们好,就好,别的,也没什么好计较的。”她心疼那满满一大箱子衣料,疼的难受,五哥儿穿旧衣服被人笑话的事,她听老爷说到一半,眼泪就下来了,她不是贪人家东西,实在是……唉!  “五哥真是的,越长越回去了,妹妹才多大,你看他俩一递一句的说话,好象真能说上什么话儿一样。”李冬努力往轻松愉快的方向说话,她知道阿娘心疼那些料子,她也心疼。“妹妹也是,现在粘五哥粘的不行,一会儿看不到五哥,就到处找。”  “阿夏越来越懂事了。”徐太太看着小女儿,越看越好。  “可不是,不管吃什么,先给我,我不吃,她就说,姐姐不吃我也不吃,真是。”李冬看着妹妹,也是越看越好。   趁着还没进县学上课,李文山打着跟阿爹习学的幌子,没事就呆在前衙盯着两个师爷,盯了半天,就发现这衙门里头的学问比书本难多了,两个师爷当着他的面说什么春赋并秋赋以帐抵粮,他听的云中雾里,唉!看来一时半会他盯也是盯不住的,要不要催催大伯?大伯那么忙,会不会忘了这事?

《似锦》冬天的柳叶 著

小说段落:余七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。他与乌苗族长老是旧识,一次又一次出现在她面前。 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悄悄动了心。  经历了与安国公府三公子的那段婚姻,她早已明白权势地位、虚荣体面与幸福是不对等的,一个女人若是为了这些而交付自己,往往会自酿苦果。  与出身无关,与富贵无关,俊逸无双又独对她温柔体贴的如玉少年,谁能不喜欢呢?  那一日阳光正好,大片大片的葵花田把天地都铺成了金色,少年问她:“嫁我可好?”  她便点了头。  谁知这混蛋居然骗婚!  他哪里是什么余七,而是当今天子的第七子郁七!  她知道对方真实身份的时候,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来,第一反应就是扬手给了那混蛋一耳光。  她曾是安国公府克死男人的新寡孀妇,现在是距京城数千里之外一名乌苗女子,无论是哪一个身份,如何能嫁给当朝七皇子?  那一刻她感受到的没有欢喜,只有被愚弄之后的愤怒。

《若华的小时空直播间》弄雪天子 著

小说段落:方若华脸上暗了暗,随即苦笑,高飞他们大概是想不到她会这么痛痛快快地答应离婚,也难怪他自视甚高,两个人实在是差别太大了。高飞,全国著名大学H大博士生,品学兼优,容貌俊朗,社会精英人士,俗称男神。  方若华,普通二本大学毕业生,容貌只能算清秀,平凡普通,扔到人群里找不出来的小女子一个。  两个人结婚那才是惊爆眼球,离婚再正常不过,唯一可虑的就是抓住金龟婿的平凡人士愿不愿意撒手而已。  唔,现在平凡女士一点儿都不讨价还价,要多通情达理,有多通情达理,反而迫不及待,立马就催着把离婚证给扯了,他们反而可能不太习惯。  方若华其实以前也有一些问题想问一问,到不是不愿意离婚,婚姻到如今的地步,进了家门只剩下一室冷清,她别管怎么找话题,都得不到任何回应,不赶紧离婚难道苦一辈子?但都做了三年夫妻,即将离婚的关头,她还是想要认真聊一聊,从小到大,她一直知道自己是个很普通,很平凡,性格也腼腆害羞,没有太多出众之处的女孩子,唯一冲动一次,就是在好友鼓动下做网络直播,做了两年还是个小透明。

《唐门毒宗》粉笔琴 著

小说段落:“放开我!大家都可以走了!你们要说话算话!”花柔大声地喊着,守城胖子尽管不悦但还是摆了手。  花柔终于解脱,她攥着那半只袖子就往那好看男人的马车跟前跑,而马车已经开始向城门外驶去。  远处一行人骑马赶来。  茶肆里的那些人也混进了出城的队伍里。  花柔终于追上了那人的马车,激动不已的拍着马车。  “公子,谢谢你帮了大家,帮了我!不过,你是怎么做到的啊?给我说说好吗?公子……  大川一脸怒火地冲花柔喝道:”爷救了你还不快走,这里裹乱什么?”  花柔委屈道:”凶什么嘛!我只是想谢谢你家公子,你就不能好好说话……”  车帘拉开了,慕君吾一脸无奈地冲花柔说到:“你还是好好想想你怎么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吧!”  帘子再次拉上了。  花柔一脸茫然地立在原地,看着马车从身边跑过,驶出城门。  此时人牙子跑到花柔身边,一手拽了她的胳膊:“别愣着了,上车,走!”  花柔被拽上了车,很快他们就出了城,花柔的手里依旧攥着那半截衣袖,但表情呆滞。  而此时远处那支骑行队伍也已飞奔到了城门前。  “封门!禁止出城!”

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四本古代言情小说就到这了,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其中的哪一本?如果你们有好的推荐可以告诉小编哦!我们下期见啦!

该文章转载自:老湿机噜噜免费视频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

  • 上一篇: 五彩祥云绕五峰
  • 下一篇: 寡妇李纨的一次酒后失言,道出了她与王熙凤的重重矛盾